绿坝被索赔22亿美元

  今日国产知名互联网不良信息屏蔽软件绿坝面临了高达22亿美元的索赔,这一消息再次激起了广大网民的密切关注。还记得“绿霸”吗?没错就是那个因抄袭代码而闹得满城风雨的不良信息屏蔽软件,同时也是那个20几个人一年内消耗掉两千多万的著名公司,最终因为国家没有继续投入资金而倒闭,被迫要租借学校教室进行办公的花季护航软件。绿坝的诞生是十分美好与河蟹的,为了下一代花季护航,为了屏蔽互联网上很黄很暴力内容而诞生的强大代谢产物。由于其强大以及强有力的后盾支持,最终成为装机者默认安装的软件之一,也就是因此有一款颇有正义感的流氓软件诞生了。伴随着其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在某日笔者忽然获悉绿霸因为抄袭了国外某公司的开源产品代码而被起诉,由于后来绿霸似乎销声匿迹了,因此就没有再关注过。这不,今天笔者在此被绿霸的强大而雷倒了。。。,因为“绿坝被索赔22亿美元”。

  美国加州中部地区联邦地区法院日前否决了索尼、宏碁、明基、华硕等四家个人电脑生产商关于撤销中国“绿坝”过滤软件侵权诉讼的申请,该法院还驳回了上述公司对该案件应该在中国审理的要求。

  今年年初,美国加州一家名为Cybersitter的软件公司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称“绿坝-花季护航”互联网色情信息屏弊软件抄袭了它的逾三千行代码,并索赔22亿美元。

  列为被告的包括“绿坝”软件的两家开发商 北京大正和郑州金惠,以及索尼、宏碁、明基、华硕、联想、海尔等个人电脑生产商。

  北京的法律界人士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此案的关键在于管辖权”,美国的法律规定是否适用于一款在中国销售的产品。

  一位不愿披露名字的刘姓律师说,按照美国法律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定,只要案件主体违反了美国法律,侵犯了美方某实体的利益,那么此案在美国审理就不存在法律上的错误。刘任职于北京市一家以知识产权案件为主营业务的涉外律师事务所。

  但刘同时表示,不论涉案的“绿坝”软件的下载所在地、下载服务器所在地,还是软件开发商、软件用户,都是在中国境内,因此从司法管辖上不一定在美国打这场官司,由中国法院审理更合情合理。

  美国法院坚决不放弃审理此案可谓“用心良苦”。可以想象,如果中国许多当事人被迫到美国应诉,除了要支付高昂的律师费用和诉讼费用,在语言沟通、法律规定和文化传统等方面也存诸多障碍,它们不利于中国当事人利益的保护。

  北京的法律人士认为,22亿美元的索赔金额在涉外知识产权保护案例中不仅数额巨大同时也不合理,因为“绿坝”软件在推广过程中一直是免费供社会使用,推广商及企业并非以盈利为目的。

  2008年1月原中国信息产业部下发通知,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2008年5月中国工信部发布公告称,郑州金惠和北京大正提供的“绿坝”软件中标。工信部表示,将出资4179万元购买该软件一年的使用权,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

  北京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对新华社记者说,基于“绿坝”软件的官方背景,数额如此巨大的索赔案的背后,不排除原告另有企图的嫌疑。

  刘姓律师也表示,依照他多年从事涉外知识产权案例的经验,涉外知识产权案件往往要耗时很多年,律师费用可用“天价”形容,像“绿坝”这样有特殊背景的软件往往很早就被外国企业盯上了。

围绕“绿坝”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的争议源自去年6月美国密歇根大学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强调“绿坝”中的部分代码存在侵权。

郑州金惠总经理张晨民曾表示,“绿坝”与Cybersitter的黑名单地址库确有类似之处,但“绿坝”绝对不存在盗窃代码的行为。

“所有上网过滤软件都会对这些世界上知名的色情网址进行屏蔽,不能因此说我们盗取了他们的软件代码。”张晨民说。

“绿坝”的另一大开发商北京大正的所有技术应用都基本是基于HNC,而这个理论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已经诞生并成为研究课题,2000年获得《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随后申请了专利。

北京的那名法官认为,美国法院的做法单从法理而言其实是欧美国家近年来惯用的“长臂管辖权”的体现。

“长臂管辖权”是美国民事诉讼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当被告的住所不在法院地州,但和该州有某种最低联系,而且所提权利要求的产生和这种联系有关时,就该项权利要求而言,该州对于该被告具有属人管辖权,可以在州外对被告发出传票。

2003年,美国思科系统有限公司就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其美国子公司侵犯思科知识产权问题向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院提起法律诉讼,其挥舞的就是美国“长臂管辖权”的大棒。

“ 长臂管辖权 由于威胁到他国的管辖主权,一直受到其他国家的抨击。”北京的这位法官说。

刘姓律师建议,由于知识产权是一种极具地域性的权利,当中国企业作为被告而被迫到美国州法院应诉时,可以就具体情形对其“长臂管辖权”进行抗辩。

“由于美国各州法院对未直接在法院地州销售产品的外国制造商、经销商一般不行使管辖权,中国企业可以就自己与美国市场没有发生直接关系为由来抗辩该州的管辖权。”他说。

“绿坝”软件旨在过滤色情内容,确保中国青少年安全上网、免受其害。但这款软件的推出,令西方的一些人权组织和政治人士“感到不安”,他们认为,“绿坝”可能被中国政府当作控制上网、过滤政治敏感话题和反对意见的新工具。

“绿坝”软件推出后,受到中国许多学生和家长的欢迎。“现在,色情交友网站太多了,有了这个软件的屏蔽能让我们放心些。”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的学生家长李菁说。

北京的那名法官表示,美国法院坚持审理此案也流露出其对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不信任,其实这是完全忽视事实的。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今年10月会见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时表示,中国已建立了完整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并将知识产权保护上升为国家战略。

目前,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已形成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双轨并行,权利人维权、行业自律、中介服务和社会监督融为一体的知识产权管理和执法体系。

自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面临的知识产权国际环境越来越严峻。从2002年至2006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涉外知识产权纠纷引发的经济赔偿累计超过10亿美元。

曹建明表示,对于涉外知识产权案件,中国将始终坚持依法公正审判和平等保护原则,确保知识产权审判的独立性和中立性。

负责境内所有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所涉及的专利和商标案件的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已成为境内受理涉外知识产权案件最多的法院。该院日前发布的报告称,在近五年审结的涉外知识产权案件中,外方胜诉高达55%以上。

中国官方说,一场旨在保护软件、游戏、文字、影视等著作正版问题的知识产权保护行动将于今年年底在全国展开,此次行动首先要求从中央到地方各省、市、县,以及各大、中小企业使用正版软件,同时加大执法和市场监督力度。

中国工信部发布的数据说,2009年中国计算机操作软件预装数已达4023万套,正版率为9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