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版QQ将成为下一个珊瑚虫?

  对于QQ相信国内的网民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上至50-60岁的长者,下至10几岁的小朋友几乎人手一Q,更有甚者可能是人手NQ的说。可见这只彪悍的企鹅有多么深入人心了。当企鹅胃口越来越大,体积也变得越来越肥胖,不但安装文件越发臃肿,广告推广等一系列增值服务也越发多了起来。于是乎各种修改版,去广告版应运而生。此举无疑大服务影响了QQ的利益,于是企鹅重拳出击,首先拿珊瑚虫开刀,于是乎我们有了珊瑚虫作者入狱的晓得。那么其它的修改版本是否会有同样的命运呢?

  6月5日,腾讯公司针对广为流行的“木子版QQ”及其作者木子工作室,发出通告,表示“木子工作室非法修改腾讯QQ软件”,并称“行为人可能受到严厉的民事及刑事制裁,并将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受到最大可能的起诉。”

  “QQ木子版”对于腾讯QQ在国内广泛的用户群来说,并不陌生,“QQ木子版”的显示IP功能与屏蔽掉广告等功能让其风行一时,并且随着QQ的 不断升级,“木子版”也随之不断更新,2003年2月,第一个木子版QQ“腾讯QQ2000c1230Beta1木子去广告版”问世,到目前为止,木子工 作室的负责人木子表示已经很难统计到底出了多少个版本的“木子版QQ”,但几乎每一个版本都在网上广为流传。

  在此之前,则是另外一个版本QQ的命运:珊瑚虫版QQ于2002年被停止了开发。但显然,“QQ木子版”的命运要比“珊瑚虫”顽强的多,木子称,腾讯公司暂时没有对木子工作室采取任何实质性举措。

“QQ木子版”侵犯腾讯版权?

  木子称,在腾讯公司在其网站上发布“木子工作室非法修改腾讯QQ软件”的通告之前,曾有一位自称腾讯公司委托律师的人联系过木子工作室,要求木 子工作室关闭其网站,停止木子版QQ的开发和下载。对此,木子工作室也答复了腾讯公司的委托律师,但没有收到的到进一步联系。到目前为止,腾讯公司暂时没 有对木子工作室采取任何实质性举措。

  而腾讯公司法务部对此的回答是,腾讯公司对木子工作室的具体举措,目前仍属于商业机密范畴,不便透露。但腾讯提供了一个案例作为参考,这个案例 也就是另一个修改版本QQ:珊瑚虫版QQ,目前经过腾讯公司的交涉,名为SoffChen的修改者已经于2002年底停止了珊瑚虫版QQ的开发。

  木子介绍说,珊瑚虫版的QQ,都去除了在关于里面的腾讯版权信息,而木子工作室最初开始修改QQ是出于“研究和学习QQ原理,同时,提高QQ自 身的可用性,修正程序BUG。”并且也考虑到了版权的问题,在所有的“木子系列QQ”中,木子工作室均明示给安装者“木子版QQ仅供研究、学习使用”,并 且,在程序中保留了腾讯公司的全部版权信息,所以,因此木子认为“木子版QQ”并没有损害腾讯公司任何权益。相反,木子认为,腾讯公司的腾讯浏览器 TE(TencentExlporer)利用了微软IE的内核,虽然调用的过程无需对IE作出修改,却TE版权页中从来没有提到过IE,,至少腾讯对微软 IE的版权并不尊重。

  那么,木子工作室的行为究竟有没有侵犯腾讯公司的版权呢?记者采访了对知识产权、网络法律等法律事务方面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于国富律师。

  于律师表示,自己对此事件并不十分了解,但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六、四十七条有对侵犯著作权行为的列举性规定,只要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复制、 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都可以构成侵权,木子对腾讯QQ的修改和传播著,已经构成侵权。在2002年1月1日起 实施的《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五种情形:“未经软件著作权人许可,修改、翻译其软件”即属侵权。

  虽然著作权法规定了“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 等合理使用的情形,但在网络上大规模散发的情况显然已经超出了“个人学习、研究”和“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的范畴,其修改行为本身也并不在上述合理 使用的范围之内。

  于国富律师认为,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木子工作室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侵权。但是这显然与木子的出发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实际上,木子对腾讯公司的做法 颇有不忿,在接受采访时,木子表示,“如果没有木子版QQ,那么大家就不会愿意去升级QQ的版本,同时也就不会去使用更多腾讯公司的收费功能,诸如QQ 秀,QQ贺卡等,我们制作木子版QQ自身是没有任何获利可言的,而相反的,腾讯却实质上是最大的受益者。”对于腾讯公司的声明,木子工作室在网站的留言板 上也发表一个声明,声明称“对这样无端的指责,我们表示最强烈的愤慨,同时敦促腾讯公司,立即撤除该不实言论,挽回影响。对于本工作室修改QQ软件是否违 反我国相关法规,是否侵害了腾讯公司的权益,只有国家法律机关可以做出裁定。腾讯公司作为非国家法律仲裁机构,擅自捏造不实之词,这已构成了对本工作室的 侵权。本工作室保留对此事,采取合法途径维护自身名誉的权利。”

商业利益和用户忠诚度之间的摇摆

  且不管木子的话是否有夸大的成分,“木子版QQ”极受用户欢迎却是不争的事实,目前在多数的软家下载站点,木子版系列QQ通常都在前十之列,不少用户表示,如果不是木子版的QQ,他们可能会改用MSNMessenger或其他即时通信软件,因为QQ的广告实在太多了。

  对于腾讯公司来说,木子QQ固然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推动了QQ的发展,但是如果多数用户在使用QQ时首先想到的“野孩子”木子版QQ,而不是正 宗嫡传的腾讯官方版本的话,也未必是件好事。从短期来说,QQ被去掉广告之后,对客户来说,QQ的广告价值无疑会缩水;从长远来看,虽然木子认为IM软件 相当复杂,木子工作室没有能力去做一款全新的IM软件去和市场已有的比较成熟的产品竞争,但是从商家的角度来考虑,木子工作室可能凭QQ成名,在条件成熟 的情况下,可能会成为一个潜在对竞争对手。

  作为QQ会员,木子认为,QQ的广告,无论在占用用户带宽还是聊天界面干扰上,都对用户是种影响,甚至是对会员利益的侵犯,腾讯的做法是急功近 利的。一个负责和专业的公司应该对不同的用户定制不同的产品,比如腾讯可以对会员减少或放弃播放广告,而只是对免费用户适度播放广告,为会员开发更多有吸 引力的功能等。

  腾讯公司目前占据着中国IM软件龙头老大地位,但不少用户对于越来越商业化的QQ深感失望,不少人转向了MSNMessenger以及 YahooMessenger等其他IM软件(当然这些软件本身的优秀品质也十分重要)。而对于记者就腾讯QQ商业气氛是否过浓的提问,腾讯公司的回答 是:“用户感一直是我们在设计软件上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之一。我们一直使用各种方式对我们的用户进行深入的市场调查与分析,并致力于各种功能的改进,以便 用户获得更愉悦的使用体验。”–同样带有广告气息的回答。

  商业利益和用户忠诚度之间的平衡木,腾讯走的还不是十分平稳,毕竟,用户的忠诚度才是商业价值的根本。但腾讯公司对普通用户的呼声充耳不闻,屡 受诟病而无好转的迹象,在高举维权大旗的同时,腾讯公司是否也应该在提高软件品质、服务质量、企业责任感等企业方面做得更好一些呢?

  虽然不少用户纷纷指责腾讯的声明,支持木子工作室,但是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腾讯公司的做法无可厚非,实际上,在木子版QQ流行之后,也出现了木 子版上捆绑木马的QQ,因此木子工作室作了包括MD5验证,数字签名等多种安全保障,并建议用户从木子的网站上下载–木子显然体会到了自己的劳动被恶意 修改的无奈。当然,木子工作室做木子版QQ的动机是善意的,但是软件的版权保护,必须是由法律去约束,而不是由动机来衡量的。

而腾讯公司对版权问题的看重,也是经历过惨痛的教训,交足了学费的。

  2000年3月,在美国在线与腾讯公司关于OICQ.COM和OICQ.NET的域名争议中,美国最高仲裁论坛(NAF)判定OICQ.COM 和OICQ.NET域名属于美国在线,腾讯痛失苦心经营的域名。吃一堑,长一智,2001年4月,腾讯OICQ软件正式更名为腾讯QQ2000(版本号 QQ2000bBuild0325),同时,撤下了原QQ头像中的唐老鸭、史奴比、大力水手等属于迪斯尼的卡通形象,取而代之的是腾讯自己设计的卡通头 像,虽然新的头像没有那么可爱,但是避免了再次坐上被告席,应该说是十分正确的决定。而今年3月,腾讯接连失去QQ.COM.CN和QQ.CN的域名,最 后不得已花巨款购买了QQ.COM,才使QQ这个招牌不至于在互联网上全部与腾讯公司绝缘的尴尬境地。

  腾讯的维权之路走得可谓跌跌撞撞,伤痕累累。但是,腾讯在维权上得策略并不得当,比如有律师认为,腾讯公司在与北京鼎扬科技有限公司杨飞雪的 QQ.COM.CN域名争议中,如果是以业务内容起诉,而不是以域名起诉,或许官司的结果将会不同。在这次与木子工作室的争端中,腾讯公司与木子工作室的 沟通浅尝则止,让人怀疑其诚意,而在其声明中,又以法官的口吻居高临下地宣判了木子工作室的“罪行”,不免给人恃强凌弱的感觉。实际上,就这件事情来说, 通过沟通完全可以得到圆满的解决,只是腾讯维权的决心太强,力道过猛,对象的口碑又很好,结果是腾讯纵然有理,也图遭恶名。

  木子说,目前他们正在积极与腾讯公司联系,寻求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法,也不排除合作的可能,但是目前腾讯公司还没有答复,至于未来是否继续开发木子QQ,木子表示仍在考虑之中。

  在记者完稿时,木子工作室的网站已经取消了木子版QQ的下载,而是在“IMClub”中提供了,MSNMessenger、 YahooMessenger和ICQLite的下载,另一个页面“QQClub”尚无法打开链接。木子表示,取消木子QQ下载的主要原因并非是与腾讯公 司的纠纷,而是有太多人恶意修改木子QQ,让木子工作室疲于应付。

摘自:开源中国社区